日前,智联招聘发布《2017年冬季中国雇主需求与白领人才供给报告》。报告显示,2017年冬季求职期全国人才供需竞争指数为31。其中,北京的竞争指数高居第一位,为86.4。沈阳的竞争指数超过深圳排名第二,为40.9

数据显示,沈阳的职位需求在上升,投递简历数增速也在加快。对此,专家认为,这与沈阳颁布的“人才新政24条”和近期开展的“三引三回”活动等有直接关系,沈阳正在持续吸引其他地区人才流入。

事实上,自201710月来,短短3个月时间,全国已有南京、广州、合肥、郑州、青岛等近20个城市与地区发布了引进人才的新政策,并以此最为松绑房地产调控的新举措,甚至把人才的定义放宽到了大专。例如:

2018年19日,青岛日报发布《关于加快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意见》解读文章称,青岛将加快取消购房面积、就业年限、投资纳税、积分制等落户条件,实现具备基本落户条件的外来人口“落户无门槛,迁入无障碍”。

2018年15日,《东莞市住房建设规划(2017-2020年)》和《东莞市住房体系建设实施意见》向公众征求意见,提出推进人才安居工程建设,特级人才买房最高补250万元。

2018年14日,南京市委今年1号文件出炉,宣布调整人才落户政策,允许研究生以上学历及40岁以下的本科学历人才,以及持高级工及以上职业资格证书的技术、技能型人才先落户再就业。

2018年1月,广州印发《广州市推动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的实施方案》,提出将进一步放宽落户渠道和落户年龄要求,吸引各层次人才在广州落户。

此外,在厦门,高层次人才可单独配售配租保障性住房,火炬人才购买首套房可享最高每月3000元补贴;在合肥庐阳区,高层次人才购房补贴20万元;在长沙,首套房专科以上限购调整。另有石家庄、武汉、西安、泰州、昆山等亦均出台了人才安居管理办法。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从各地楼市反馈的信息来看,人才新政的实施的确能在一定程度上对楼市交易起到促进作用,但此类政策具有一定特殊性,需要协调的社会关系很多,因此唯有区别对待、拓宽思路,才不失为一种有益的尝试。

而令人欣喜的是,沈阳在此方面已经迈出了一大步。20178月,沈阳市委市政府正式印发《沈阳市建设创新创业人才高地的若干政策措施》,以零门槛落户、购房补贴等24条高含金量新政展现了这座城市“求才若渴”的诚心与愿望。同年,沈阳市政府再次动作,启动“三引三回”系列活动,搭建“资智回沈”平台,推动老工业基地转型创新发展,提升城市吸引力和竞争力,进一步凝聚起新一轮振兴发展的强大正能量。

从这一点看,相比于部分为吸引购房者而过分降低人才引进门槛的城市,沈阳人才吸纳政策措施的完善与创新的着眼点并不在于短期刺激楼市,而是从长期城市发展角度来考虑的。正如辽宁省委常委、沈阳市委书记易炼红所言:开展三引三回活动不是权宜之计,而是长久之计。我们要坚持长期化、常态化,把三引三回活动办实办好,办成具有沈阳特色的品牌。

因此,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诚然,城市的发展动力确为人才的吸纳与培养,但人才政策并非房地产调控的窗口与救命稻草,更不该只成为单纯促进楼市销量的幌子。楼市繁荣发展,最终还需在产品及服务软实力上下功夫,只有物有所值,才能赢得市场,而非仅凭一项人才政策就能奏效的。